(一)我知道黄昏正在转瞬即逝,黑夜从天而降了。我看到广阔的土地袒露这结实的胸膛,那是召唤的姿态,就像女人召唤着她们的儿女,土地召唤着黑夜来临。

(二)老人黝黑的脸在阳光里笑得十分生动,脸上的皱纹欢乐地游动着,里面镶满了泥土,就如布满田间的小道。

(三)南瓜收成最多的人,偏偏没有锅可以煮。

(四)如果你认为教育的成本太高,试试看无知的代价。

(五)人越是不关心政治,不关心他人的利益,越是会沉迷于自己的脸。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个人主义。

(六)原谅是一份价值不菲的礼物,而且一分钱都不用花。

(七)“为什么?我自己都不相信了还教她?”

“因为,”玛丽•罗姆利简简单单地说,“孩子得有想象力。想象力是无价的。孩子得有一个秘密的世界,里头住着从来不存在的东西。她得相信,这很重要。她得先相信这些不属于人世的东西。这样一来,等世道艰难了,孩子就可以回去,住到想象里头。我都这把年纪了,还觉得很有必要回顾圣徒的生活,回顾过去发生的各种神迹奇事。有了这些想象,以后日子不好过,也不会钻牛角尖困在日子里头。”

(八)最后,她看不到耻辱,只看到英雄主义,没有不忠,只有激情,没有麻风病,只有爱。

(九)如果有天你看到我疯了,其实就是你疯了。

(十)我想说的是,K在我们整个成长的过程里,谁,教过我们怎么去面对痛苦、挫折、失败?它不在我们的家庭教育里,它不在小学、中学、大学的教科书或教程里,它更不在我们的大众传播里,家庭教育、社会教育、社会教育只叫我们如何去追求卓越,从看樱桃的华盛顿,悬梁刺股的孙敬、苏秦到平地起楼的比尔 盖茨,都是成功的典范。即使是谈到失败,目的只是要你绝地反攻,再度追求出人头地,譬如越王勾践的卧薪尝胆,洗雪耻辱,譬如哪个战败的国王看见蜘蛛如何结网,不屈不挠。

我们拼命地学习如何成功冲刺一百米,但是没有人教过我们:你跌倒时,怎么跌得有尊严;你的膝盖破得血肉模糊时,怎么清洗伤口、怎么包扎;你痛得无法忍受时,用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别人;你一头栽下时,怎么治疗内心淌血的伤口,怎么获得心灵深层的平静,心像玻璃一样碎了一地时,怎么收拾?

谁教过我们,在跌倒时,怎样的勇敢才真正有用?怎样的智慧才能度过?跌倒,怎样可以变成行远的力量?失败,为什么往往是人生的修行?何以跌倒过的人,更深刻、更真诚?

我们没有学过。

如果这个社会曾经给那十五岁的孩子上过这样的课程,他留恋我们——以及我们头上的蓝天——的机会是不是多一点?

现在K也绊倒了。你的修行开始。在你与世隔绝的修行室外,有很多人希望捎给你一句轻柔的话、一个温暖的眼神、一个结实的拥抱,我们都在这里,等着你。可是修行的路总是孤独的,因为智慧必然来自孤独。 

(十一)洋紫荆从十一月秋风初起的时候摇曳生花,一直招展到杜鹃三月,在逐渐卸妆离去,但还没完全撤走,宫粉羊蹄甲们就悄悄上场。

(十二)好朋友就是这样,像姐妹和妈妈一样,总是能惹你火大、哭泣、心碎,即便如此,当你遭遇困难,她们仍会守在你身边,在最黑暗的时刻逗你笑。

(十三)愿做一个逗号,呆在你脚边,继续续写我们的故事。

 
评论
© 花舞陌轩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