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话解释到一半,就差手脚并用比划只为谋求某个知己,抬头看见那几个人紧缩眉头疑惑着准备随时反击我的模样,忽然觉得心累,手一摊选择沉默。也是,人与人之间的差异太大,求同存异太难,茫茫人海能有一两个肯定或了解的眼神,都是命运温柔的眷顾。”

 
评论
© 花舞陌轩|Powered by LOFTER